• 中文传媒集团欢迎您

我国心血管病防治取得显著成效 2022-01-14 09:25:08

我国心血管病防治取得显著成效

文图/《中国医药导报》  主笔   潘 锋

  “中国心脏大会(Chinese Heart Congress,CHC)2021暨第六届中国血管大会(Chinese Vascular Con- gress,CVC)”9月15日至18日以线上线下结合形式在北京举行,本届大会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循环杂志》社、北京楷祺心血管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主题为“健康心脏 健康中国”。大会内容丰富,包括心脏和血管全体大会、心血管疾病热点峰会、50余个分论坛以及卫星会,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心血管疾病基础研究、流行病学和人群预防、心血管疾病影像和检验、心血管内外科治疗、护理等展开深入研讨。2021 CHC大会还重点加强了心血管大数据、结构性心脏病、血管疾病、创新技术、基层培训等专题论坛,并借助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以下简称“阜外医院”)国际领先的信息化可视化多媒体教学系统,进一步展示当前国内外心血管病精准医学研究的前沿与成果。大会首次发布“十三五”期间中国十大心血管疾病基础研究名单、“十三五”期间中国十大心血管病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名单和“十三五”期间中国心血管病研究论文机构排名。

  回首“十三五”,党和政府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加快发展卫生健康事业,扩大优质健康资源供给,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健康中国”建设取得显著成就。在9月17日举行的开幕式和全体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主任、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教授做了题为“‘十三五’中国心血管病防治巡礼”的主旨报告。胡盛寿院士在报告中回顾了2016—2020年我国心血管病防治事业取得的进展并指出,“十三五”期间中国心血管病医疗资源与服务能力显著提升,救治能力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心血管研究水平进步明显,心血管病基层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这些成绩标志着我国心血管病防治能力持续提升。胡盛寿院士表示,中国心血管病防控工作在“十三五”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但仍面临巨大挑战。优化医疗资源配置,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升基层卫生服务能力是未来工作的重点,希望通过政府、专业机构和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努力降低心血管病发病率和死亡率,为建设“健康中国”做出新贡献。

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战略地位

  胡盛寿院士首先介绍了“十三五”期间我国卫生健康领域政府的“政策”和“行动”。

  “十三五”期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2016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指出,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健康基础。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科学家座谈会时提出,我国科技事业发展要坚持“四个面向”,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不断向科学技术的广度和深度进军。从“三个面向”到“四个面向”标志着党和政府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价值理念展开了新的布局。

  坚持预防为主,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2017年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从防治效果、早期发现和管理、危险因素控制、健康支持、环境建设等方面设置了16项主要量化指标,其中要求心脑血管疾病死亡率至2020年下降10%,至2025年下降15%。

  胡盛寿院士介绍,“十三五”期间中央财政对卫生健康投入逐年增加。2016—2020年,全国财政卫生健康支出从13 159亿元增长到17 545亿元,年均增长7.5%,较同期全国财政支出增幅高出0.4个百分点,占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由7%提高到7.1%。卫生总费用GDP占比逐年增高,由2015年的5.95%增至2019年的6.67%。

  “十三五”期间我国卫生健康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效,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从2015年的76.3岁提高到2019年的77.3岁;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从20.1/10万、8.1‰、10.7‰降至17.8/10万、5.6‰、7.8‰。城乡医保覆盖不断扩大,基层医疗水平得到提升,医疗资源增加,人口结构改善,传染病得到有效控制。居民体格发育与营养不足问题持续改善,营养水平不断提高,城乡差异逐步缩小。居民健康意识逐步增强,部分慢性病行为危险因素流行水平呈下降趋势。

医疗资源与服务能力显著提升

  胡盛寿院士介绍,来自《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2019年全国心血管病专科医院执业医师、床位数和门急诊诊疗人次,较2016年分别增加了40.2%、32.9%、39.8%。全国医疗质量数据抽样调查系统(NCIS)数据显示,全国开展心血管病医疗的机构中的医师数量逐年增长,每10万人心内科中级及以上医师数量(加权估计),从2017年的3.7名增至2020年的4.8名;每10万人心外科中级及以上医师数量(加权估计),从2017年的0.5名增至2020年的0.6名。

  《2021年中国心血管病医疗质量报告》披露了我国心血管病医疗机构配置及科室设置情况。2020年,全国开展心血管疾病诊疗科目的医院共有4510家,其中三级医院1642家,二级医院2868家;公立医院3919家,民营医院591家;心血管病专科医院34家,其他专科医院133家,综合医院3918家,中医院425家。全国4510家医院中有4311家医院设有心内科,占95.6%;976家医院设有心外科,占21.6%;1233医院设有血管外科,占27.3%。2697家医院设有冠心病监护病房,占59.4%,1434家医院设有心力衰竭监护病房,占31.8%。开展心血管诊疗的医院中,有心内科设置的医院的比例均较高,心外科和血管外科设置比例有待提高。

     在心血管病床位配置、心血管病医疗人员配置和心血管病设施设备配置方面,2020年,据加权估计全国每万人心内科床位数为3.07张,每万人心外科床位数为0.31张,每万人血管外科床位数为0.27张。心血管病医疗人员配置情况统计显示,2020年加权估计全国每10万人心内科医师数为4.8人,每10万人心外科医师数为0.6人,每10万人血管外科医师数为0.7人。在心血管病设施设备配置方面,目前55%的医院有介入导管室,其中北京和山东超过70%,65%的医院配备有冠脉CT检查,19%的医院配备了心脏核磁检查,10%的医院配备了核素心肌灌注显像检查。

  胡盛寿院士说,“十三五”期间我国心血管病救治能力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心血管内科救治能力显著提升,中国冠心病介入治疗技术迅猛发展,与世界接轨。2019年,全国经皮冠脉介入术(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PCI)治疗数量仍快速增长,突破每年100万例,居于世界首位,直接PCI水平持续上升,达到75%。心律失常介入治疗取得长足进步,起搏器置入量逐年增加,超过每年9万例;心律失常导管射频消融量仍呈上升趋势,2018年超过15万例。我国主要心内科疾病的诊疗效果已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在2020年心血管内科住院患者中,总体医嘱出院率达到90.8%,院内死亡率为1.1%,在2020年冠心病住院治疗的患者中,总体医嘱出院率为91.2%,院内死亡率为1%。

  我国心外科救治能力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心外科手术量持续增加,手术死亡率稳步降低,全国心外科手术量从2004年的每年90 000例,到2019年已突破每年25万例;我国冠脉搭桥患者住院死亡率从2013年的0.9%降至2018年的0.6%,在调整患者风险特征的基础上相对降幅达到34%。

  冠脉搭桥及瓣膜外科手术量保持稳步增长,冠脉搭桥手术量超过每年4.6万例,瓣膜外科手术量超过每年7.3万例。先天性心脏病外科治疗步入平台期,先天性心脏病介入治疗进步明显。心脏移植手术量快速增长,术后1年生存率超过90%,达到国际水平。心外科手术治疗成功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18年STS数据库显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ing,CABG)术后院内死亡率为1.8%,二尖瓣手术为2.9%,三尖瓣手术为1.3%。2020年心脏外科住院患者中总体院内死亡率为1.7%,CABG为1.39%,二尖瓣手术为1.15%,三尖瓣手术为1.1%,均有所下降。

新技术应用与世界同步

  胡盛寿院士说,“十三五”期间我国各级医院广泛开展了各种新型冠心病介入治疗技术。目前我国已有2种生物可吸收支架上市,并有多种生物可吸收支架正在研发中;应用于复杂冠脉钙化病变治疗的冠脉内旋磨术广泛开展,2019年全国共开展8655例;生理学检查为冠状动脉缺血提供了直接证据,2020年全国共开展冠状动脉血流储备分数(fractional flow reserve,FFR)检查约9300例,基于计算生理学的冠脉定量血流分数检查术(quantitative blood flow fraction,QFR)约5000例;已有多种药物涂层球囊获批上市,广泛应用于冠脉支架内再狭窄、小血管及分支开口病变等的治疗;在介入诊疗日益精准化发展的趋势下腔内影像检查快速发展,2019年全国共开展血管内超声(intravascular unltrasound,IVUS)约65 000例,光学相干断层成像(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OCT)超过10 000例。

     我国电生理领域多项治疗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引领国际的左束支生理起搏技术,发表了全球该领域三分之二的论文,在国际上首次发布了中国学者组织编写的专家共识;智能穿戴设备“华为心脏”开创了新的诊疗模式,提高了房颤早期筛查率;针对复杂心律失常的自主神经干预治疗取得新进展;Stable-SR持续房颤个体化导管消融的新方法获得ESC房颤指南推荐。微创心血管外科技术稳步发展,我国微创技术在心血管外科领域使用占比逐年增加,2019年达到到5.62%;各类微创入路均有应用,包括Mini体外循环下的小切口手术(免缝合或可缝合支架瓣膜)、胸腔镜辅助下心外科手术、机器人辅助下的心外科手术等。

     胡盛寿院士说,机械循环支持技术用于终末期心衰治疗开启了中国终末期心脏病治疗新时代,重庆“永仁心”成为国内第一个被正式批准上市的可植入式人工心脏产品;我国第一个国产第三代完全磁悬浮装置CH-VAD目前处于一阶段临床试验,CH-VAD是世界上最小的第三代磁悬浮离心式人工心脏。日前在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实施了全球首例“超小型磁悬浮离心式人工心脏植入术”,手术历经3小时左右,患者顺利脱离体外循环机辅助,在“人工心脏”的平行做功辅助下患者心率、血压等生命体征平稳。这颗人工心脏泵体直径仅34毫米,厚度26毫米,体积仅有乒乓球大小,金属材质,重90克,重量不到国际同类产品的一半。这一全球尺寸最小重量最轻的人工心脏不仅适合成人也适合儿童,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部分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标志着我国急危重症心脏疾病的救治能力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胡盛寿院士介绍,我国瓣膜病介入治疗技术快速发展,在主动脉瓣领域,2010年国内完成了第一例TAVR手术,2017年第一款国产TAVR瓣膜上市,2021年国内获批TAVR瓣膜7款;目前年手术量已超过4500例,2012—2020年TAVR手术量增长520倍。在二尖瓣领域,二尖瓣介入修复快速发展,2012年我国完成第一例MitraClip手术,2020年MitraClip在中国上市;国产二尖瓣介入修复器械百家争鸣,国产二尖瓣介入置换器械崭露头角。在三尖瓣领域,原创产品LuX valve经导管三尖瓣置换系统已完成上市前临床研究,共入组150例患者;经导管三尖修复系统有了Dragonfly-T、K-Clip系统。超声引导介入技术治疗先心病和瓣膜病中国技术领跑世界,成功研发了全球首款超声引导完全可吸收封堵器,接收了来自美国等30多个国家的医生进修学习,受邀赴英国、法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授新技术,中国原创超声介入二尖瓣成形器械MitralStitch临床预试验效果良好。

研究水平进步明显

  胡盛寿院士说,通过多年努力我国心血管病研究体系逐步完善,建立了国家级心血管研究中心,省、部级研究中心,地、市级研究中心和基层研究网络。国家级心血管研究中心包括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心血管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级心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同时建立了遍布全国的科研协同网络,国家心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首批16家分中心和23家分中心建设单位,覆盖全国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科技部“十二五”“十三五”支撑项目支持下,建立了国家心血管疾病注册登记体系,这是首次从国家层面建立的覆盖全国的系统性病例注册登记网络。国家心血管疾病注册登记体系包括急性心肌梗死注册登记、心力衰竭注册登记、心律失常注册登记、中国心脏外科注册登记、心血管影像技术注册登记、心脏瓣膜病注册登记等,其中中国心脏外科注册登记2021年纳入91家心脏中心,已成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专科数据库。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牵头与省、市级医院共建了多个专病医联体。如2017年11月25日成立的“高血压专病医联体”,截止到2020年底,覆盖全国42个省级中心,237家市级医院,7000家成员单位,35 000多名医生。高血压专病医联体组织线上线下培训近300场,推送健康宣教信息137万条,组织开展了高血压慢病综合防控示范区建设项目。同时,我国还成立了项目导向、学会组织的心血管专病联盟—中国心血管健康联盟。

  胡盛寿院士说,“十三五”期间我国心血管领域科研取得了很大进展,论文发表总数、累计影响因子、被引频数均居世界第二位。2016—2020年,中国心血管领域发表SCI研究论文近6万篇,各亚专科论文发表数量均快速增长,增速高于美国。中国心血管研究注册数量大幅增加,中国“心脏疾病”临床注册研究从2016年7月的869项,已增加至2021年9月的3036项,增幅149%,增幅超过美国。中国大陆心血管基础研究取得长足进步,高水平论文提升非常迅速,2000年之前基本没有发表记录,“十三五”期间达到了较好的水平,仅2020年的高水平论文数量就相当于2000—2010年11年的总和。

  在心血管组织单细胞水平分析、心血管发育再生、心肌病诊断、大血管病理生理等方面,我国已进入国际领跑的基础研究方向。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肖晗、张幼怡团队2018年发表在《欧洲心脏病学杂志》(European Heart Journal)上的“IL-18的剪切触发β-肾上腺素诱导的心脏炎症和纤维化”研究,阐释了交感应激可导致心脏特异性炎症损伤和重构,其启动机制是心肌炎症小体/IL-18激活。利用IL-18中和抗体进行的临床前评估发现,阻断IL-18活性可选择性地抑制心脏炎症及纤维化,并且不像β受体阻滞剂那样抑制心脏收缩功能,炎症小体/IL-18有望成为心血管疾病的新治疗靶点,该研究成果是“十三五”期间我国在心血管病基础研究领域取得的重要进展之一。

基层防治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胡盛寿院士说,“十三五”期间,我国以社区高血压防控为主导的心血管病防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居民高血压控制率由3%提高到16.8%,扼止了脑血管病快速增长趋势,估测延长了728.9万人的生命,节省个人医疗费用支出高达30亿元,避免产生1100万贫困人口。近二十年来,我国高血压知晓率、服药率、控制率稳步提升;2009—2012年,我国城乡居民脑血管病死亡率呈下降趋势,总体增速渐缓。心血管病防治从点到面逐步推广实施,在全国高血压社区规范化管理方面,1997年开始现已建成140个“国家慢病防治示范区”,2009—2017年建成覆盖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600家社区服务中心,培训25 000名基层医生,扩大管理超过300万人,累计投入160万,实现了低投入高产出;同时,我国学者制定了多项高血压管理指南及专家共识,为我国高血压干预、治疗提供了依据。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基层高血压管理办公室在基层高血压管理上实现了“五统一”,即统一基层高血压管理指南、统一指南培训与考核、统一基层高血压质量考评体系、统一绩效考核、统一开展民众健康宣教。2017—2021年组织的培训覆盖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39万个基层医疗机构,184万名医务人员,质控覆盖15 000个机构和171万例患者,宣教完成2666万人次。

  近年来,心血管诊疗成熟技术在基层得到推广。1982至今,由阜外医院牵头建立的中国心血管技术协作网络,累计覆盖了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74家医院;2009年至今,累计帮扶完成各类心脏外科手术9887例,心内科介入手术12 958例;各培训中心独立完成各类心脏外科手术52 774例,心内科介入手术434 724例;接受阜外医院培训808人次,举办学术论坛70次,开展线上线下讲课1578次,带教2711人次。中国心血管技术协作网络实现了两个转变,即由单纯技术提升转变为整体学科建设,由单个医师培训转变为整体团队建设,成为中国近代心血管学科发展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工作。

  胡盛寿院士建议,要继续以国家项目为抓手,助力心血管病防控“预防为主,以基层为重点”的国家方针落地生根。积极推动“三高共管”项目和中国居民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监测项目,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症“三高共管”项目预期覆盖20万左右的慢性病患者人群,将为建立政府、社会和公众“三位一体”的全国慢性病防控体系打下基础。中国居民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监测项目的总体目标是,开展我国居民心血管病及危险因素调查,全面掌握我国居民心血管病患病及其危险因素状况和变化趋势,为政府制定和调整心血管病防控政策、评价防控工作效果提供科学依据。计划每5年对主要心血管病的患病情况及主要危险因素进行一次横断面调查,探索打造心血管病基层防控“互联网+基层医疗”的中国模式,助力提升基层家庭医生、全科医生、乡镇医生慢病防控能力。

应对心血管病防治新挑战

  胡盛寿院士说,2021年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结果显示,我国65岁以上人口已达1.91亿,比例占总人口的13.5%,我国即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过去30年,我国吸烟所致死亡明显增加,80%的中国居民每日盐摄入量多于12.5克,过去20年,我国男女居民身体活动水平分别下降了44%和36%,我国人群肥胖率逐年增加,血脂异常发病率逐年增加,但知晓率仅为30%,控制率不足10%。未来30年我国心血管病的持续增长,与我国人口老龄化、人群不良生活方式流行、城市化导致的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高发等密切相关。

  胡盛寿院士强调,我国心血管病发病率总体上升趋势显著,心肌梗死、脑卒中等患病率还将持续增长。我国心血管病现患人数3.3亿例,其中脑卒中1300万例,冠心病1139万例,高血压2.45亿例,下肢动脉疾病4530万例,肺心病500万例,心力衰竭890万例,风心病250万例,先心病200万例。未来我国心血管疾病负担将持续加重,据预测2010—2030年,仅考虑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增加,我国35~84岁人群中的心血管病事件数增加将超过50%;如果考虑血压、总胆固醇、糖尿病等因素,心血管病事件数将额外增加23%;2010—2030年,心血管病事件数将增加约2130万,死亡增加约770万。

  此外,胡盛寿院士认为,我国心血管病领域的挑战还来自基层诊治不规范与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疗机构门可罗雀;药物使用不合理,仅11%的高血压处方中使用了高临床价值药物;基层血压控制“三率”低下,知晓率为36%,治疗率为23%,控制率为6%,基层健康“守门人”能力亟需加强。心血管病救治能力严重不平衡,2020年心血管内科住院患者中,总体院内死亡率为1.1%,但在最高和最低的省份之间死亡率相差近5倍;2020年心脏外科住院患者中,总体院内死亡率为1.7%,但在最高和最低的省份之间死亡率相差了近7倍。

另外,我国心血管病基础研究和诊疗领域高水平、原创性的理论、技术、方法、产品、产出不足。尽管我国的心血管研究论文发表总数、累计影响因子及被引频数已居世界第二,但高水平文章缺乏。在2016—2020年心血管领域论文JCR分区中中国一区占比为24.6%,美国占41.2%,差距明显。我国原创性的心血管临床研究仍然不足,虽然在中国开展的临床试验项目持续增加,但与美国还存在一定差距。2020年,我国临床研究数量仅占全球总数的6.57%,是美国的五分之一。我国牵头或参与改写美欧指南的临床研究与世界一流心血管研究中心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我国心血管病原创药物、部分器械比例仍极低,中国新药临床试验大部分为仿制药,部分高端医疗器械仍几乎完全依赖国外产品,2017年起搏器市场几乎全部为国外产品,2019年人工瓣膜市场国产瓣膜占比不足15%。

  胡盛寿院士在报告中提出了应对中国心血管领域挑战,提升我国心血管病防控水平的五项策略。一是践行“健康中国行动”,“健康中国行动”明确提出的15项主要任务基本都涵盖了心血管领域,如在健康中国行动心脑血管疾病防治行动方面提出了面向个人的七大健康建议,以及面向社会和政府的五项工作措施,面向个人的七大健康建议包括知晓个人血压、自我血压管理、注重合理膳食、酌情量力运动、定期血脂检测、防范脑卒中、学习急救措施。

  二、对于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士来说,要以预防为主,以基层为重点,努力实现把心血管病防治的主战场由医院转向社区,为推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和健康中国建设做出新贡献。要持续在委省共建区域医疗中心、加强心血管专科医联体建设和胸痛中心建设三个层面发力,努力提升基层社区心血管疾病服务能力和水平。 要探索打造心血管病“中国基层智能防控模式”,“十三五”期间,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及配套资金17亿开展的“心血管病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与综合干预项目”,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6000家医疗机构,累计完成筛查398万人,累计干预管理心血管病高危对象90万人。

     三、要打造中国心血管疾病防控的专业资讯平台,对科学证据进行传播和转化,包括将科学证据转化为防治政策,将科学证据向更多的医生传递并转化为临床实践,将科学证据向公众传递并转化为健康行为。

     四、加大自主原创的临床及基础研究。组织开展现场流行病学与遗传流行病学调查、临床实验与临床结果评价研究、人群队列+组学技术的精准医学研究,目的是产出中国数据和中国方案,以最优化的医疗资源配置及实践模式改善民众健康。要不忘初心,潜心研究,自觉抵制浮躁与江湖气的干扰,勇于开拓进取。

     五、改进国家级、省级心血管中心专科人才培养模式,为培养更多人才配置更多资源。需要培养更多高水平、医德优秀的心血管医生,切实改进中国心血管专科医师的培养制度和体系,营造扎实的临床训练氛围,提供专注于“治病救人”的成长机制与环境。

心血管人的追溯

     本届大会特设“学史明理:心血管人的追溯”环节,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北部战区总医院韩雅玲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刘力生教授和鲁向锋教授,分别回顾了1959、1969和1978年三个历史时期我国心血管病防治的重要事件。

  韩雅玲院士介绍,1959年12月全国第一次心脏血管疾病学术会议于西安召开,标志着中国心血管疾病学科开始形成。北京阜外医院创始人吴英恺院士于1978年8月1日正式创立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CSC),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年会从五年一次发展到一年一届,又从2019年起变为一年两次,规模逐渐扩大,已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心血管交流平台之一。作为心血管病分会43年“长跑”的“接棒人”,韩雅玲主委对我国心血管病学事业发展进行了明确规划:一是将“科技创新”和“中国创造”相结合,迎接心血管病防治新挑战;二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与心血管病领域的深度融合,为心血管病领域带来医疗服务模式革命;三是是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积极发挥创新引领作用,把医学科技人员的聪明才智融入到科技创新事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中。

  “忆往昔,我们感恩为中国心血管事业挥洒热血的先驱;看今朝,我们携手并进推动中国心血管事业向前发展。”韩雅玲院士动情地说。

     作为“首钢模式”的亲历者,90岁高龄的刘力生教授讲述了50多年前我国老一辈心血管专家不畏艰难、无私奉献的感染事迹。1969年是刘力生教授在社区开展高血压防治工作的开端,在北京阜外医院吴英恺院长的领导支持下,阜外医院专家组联合首钢医院的心血管病防治组,深入首钢下属的炼铁厂、炼钢厂、焦化厂等为那里的工人测血压,进行了历时3年的血压基线普查 (>15 岁者)和冠心病普查(>35 岁者)以及脑卒中和急性心肌梗死发病与死亡登记,共筛查10 450名工人,结果发现首钢工人高血压患病率高达11.7%,较当时全国患病率整整高出一倍。1972年针对首钢工人的高血压问题阜外医院成立了心血管病防治组,建立了三级防治网,进行了患者分级管理。

  刘力生教授介绍,1982年通过对最初10 450名筛查工人进行的10年随访和对已管理的3178例高血压患者的分析,结果显示高血压管理率达到60.8%,高血压控制率达71%。1982年,刘力生教授在世界卫生组织(WHO)“轻型高血压会议”上报告了首钢高血压管理5年和10年随访结果,引起国际学术界关注,“首钢模式”获WHO认可。1994年WHO将高血压防治“首钢模式”向全球推广。

     刘力生教授表示,医生接触基层,了解基层的需求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既然选择了从医之路,就要明白我国患者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以明确自己努力的方向,疾病的治疗方法只有基层医生能直接应用,才能实现让更多患者受益这一最终目标。

  鲁向锋教授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年心血管流行病学研究室成立的过程。1958年,黄宛教授牵头开展国家高血压调查工作,在那时全球的心血管流行病学研究都还处于起步阶段。1961年,Framinham心脏研究首次提出危险因素的概念,1965年,黄宛教授组织在全国部分地区开展冠心病危险因素的探索与研究。1969年,阜外医院派医疗小分队走出医院大门,走到首钢的车间、石景山的农村田间地头开展心血管病的防治工作,建立了心血管病防治研究基地,成为我国心血管病防治的一面旗帜,也为后续研究室的成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978年在吴英恺院士的带领下,携手北京协和医院何观清教授等专家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心血管流行病学研究室,在国内率先开展心血管流行病学、病因学及人群防治研究。从“七五”到“十三五”期间,阜外医院心血管流行病学一直承担着国家重大疾病防治项目,无论是在心血管病的病因学以及防治上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获得了更多的中国证据和指南,促进了我国心血管病患者的整体获益。

  胡盛寿院士表示,作为党和国家研究决定、因人民健康需要而举办的公立医院,作为心血管防控领域的“国家队”,65年来,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在发展、壮大的历史进程中,矢志不渝地践行每一个时期党和国家卫生健康工作方针政策。进入新时代,为深入贯彻落实“以基层为重点、预防为主”的卫生方针,更是把“努力实现把心血管病防治的主战场由医院转向社区,承担‘国家队’的使命与担当,推动国家心血管疾病防控整体水平的提升”作为医院发展的核心目标之一。高血压作为诱发心血管疾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严重影响人民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建院以来阜外医院针对高血压防控做了诸多探索和引领性工作,是践行“预防为主”这一党和国家始终坚持的卫生工作方针的突出体现。近年来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导下,阜外医院通过开展广泛的临床、科研和社区预防项目,为在新时代推进社会大众做好高血压健康管理作出了全方位的努力。胡盛寿院士强调:“阜外医院的研究者要敢为人先,勇于挑战目前国际上面临的许多悬而未决的临床问题,为人民群众的健康做出贡献。”